您的位置: 首页 > > 政法 正文

黑努尔别克:边境线上“流动的界碑”

分类:政法   来源:新疆法制报网   作者:记者 齐琪 通讯员 刘是何   发布时间:2021-07-05

A+  |  a

   盛夏的北疆,绿意盎然。6月8日6时,记者从哈巴河县出发,乘车赶往阿克阔勒特克夏牧场。

  山路崎岖,大雨滂沱,180公里路程,记者一行颠簸了7个小时。

  阿克阔勒特克夏牧场位于阿尔泰山深处的中哈边境,记者要采访的护边员黑努尔别克·居努斯别克常年守护在这里。  


6月8日,黑努尔别克和边防部队官兵讨论巡边路线。


  传承

  今年63岁的黑努尔别克护边已有40多年。他护边的初衷,源自父亲居努斯别克·哈玛江的影响。

  新中国成立前,居努斯别克就参了军,在一次战斗中受伤,复员回到哈巴河县。新中国成立后,居努斯别克主动要求到阿克阔勒特克夏牧场当义务护边员,一干就是45年。1996年5月的一天,居努斯别克在赶往夏牧场途中突发脑溢血去世。

  新中国刚成立时,阿克阔勒特克夏牧场边境线既没有界碑,也没有相关边防设施。为确保边境安全,居努斯别克将毡房搭建在边境线上,一边放牧,一边踏查,记录地形地貌,及时向相关部门汇报。他还对隘口进行封堵,竖起提示牌,并建议上级挑选一批表现好、肯吃苦的牧民到阿克阔勒特克夏牧场放牧护边。居努斯别克的建议引起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,当年就派工作人员对阿克阔勒特克夏牧场边境线进行全面勘察,并挑选40名牧民到阿克阔勒特克夏牧场放牧护边。

  有一次,国外的几名牧民企图非法越境到阿克阔勒特克夏牧场放牧,居努斯别克发现后,组织30余名牧民进行有效阻挡。

  居努斯别克深知守边护边的重要性,每年,牧民还没有上山,他就早早来到阿克阔勒特克夏牧场,入冬前,牧民全部下山后,他才离开。

  在父亲的言传身教下,“祖国”刻进了黑努尔别克的心里。1976年,18岁的黑努尔别克跟随父亲走上守边护边路。

  在生命的最后时刻,居努斯别克用尽力气指了指马鞭。“我明白父亲的心思,他想让我接过护边的马鞭,继续守好祖国的边境线。”黑努尔别克说,“父亲生前经常教导我‘有国才有家,如果边境线守不好,我们的小家也不会安宁’。”

  担当

  1997年,我国在中哈边境竖起界碑。随着国家的强大,当地牧民的观念和生产模式也悄然变化,过去与黑努尔别克一起抵边放牧的牧民,有的过上了定居生活,有的进城务工挣钱,唯独黑努尔别克还过着候鸟式的护边生活,每年冰雪还未完全融化时,他就赶着牛羊来到阿克阔勒特克夏牧场,直到大雪封山才离开。

  阿克阔勒特克夏牧场水草丰茂、风景优美,但巡边的路却异常艰险。黑努尔别克负责15公里长的边境线,每天清晨骑马出发,天擦黑才能归来。山路崎岖,马过不去的地方只能徒步,饿了啃干馕,渴了喝河水。山里的天气变化多端,刚刚还是晴空万里,转瞬就是乌云密布、暴雨倾盆,猝不及防的黑努尔别克只能牵着马在树下避雨。巡边途中遇到狼、熊、野猪等野兽,也是常有的事。

  巡边路艰险,考验无处不在。有企图越界者的金钱诱惑,有到边境区域盗猎者的威胁,还有准备到边境挖虫草者的贿赂。面对威胁,黑努尔别克从未退缩,面对贿赂,他更是坚决回绝。他说:“如果面对凶险就退缩,面对诱惑就动摇,我就没脸面对党的培养和父老乡亲的信任,更对不起父亲。”

  寒来暑往,岁月交替。黑努尔别克从跟随父亲护边到自己护边,再到动员妻子护边,如今,儿子朱马别克·黑努尔别克也加入护边行列。

  在黑努尔别克的毡房中,由阿勒泰地区边防委员会颁发的两块牌匾格外醒目,一块属于黑努尔别克,一块属于朱马别克。“一生只做一件事 我为祖国守边防”,牌匾上的这句话是黑努尔别克一家三代巡边护边的真实写照。

  多年来,黑努尔别克一直在进步。1996年,黑努尔别克加入中国共产党,1993年任哈巴河县齐巴尔镇姜阿乌增村村委会委员,1999年任该村村委会主任,2011年任该村党支部书记,直到2016年卸任。

  黑努尔别克还是一名医术精湛的兽医,他利用给牧民家的牲畜治病、防疫的时机,向牧民宣传巡边护边的重要性。在黑努尔别克的影响下,20多名村民主动加入护边的行列。

  如今,年过花甲的黑努尔别克虽不再放牧,但他护边巡边的初心始终未改。每年开春,他都会早早地来到阿克阔勒特克夏牧场,居住在界碑旁,守护着边境线上的一草一木。他说:“虽然我年龄大了,但我是一名党员,要继续守好边境线。”

  拥军

  军人出身的居努斯别克始终保持着雷厉风行的作风,对子弟兵那份特殊的情感也感染了黑努尔别克。几十年来,黑努尔别克爱军拥军,始终帮边防官兵所需、解边防官兵所难。

  上世纪八十年代,白哈巴边防连的官兵每年夏天都要到边境哨所守防,从驻地到哨所,中途有十几公里山路,车辆无法通行,所有物资只能靠官兵们背驮肩扛,黑努尔别克看到后,决定帮官兵们搬运物资。此后,每到官兵要驻防时,黑努尔别克就赶着家里的12峰骆驼提前到边防连,无偿帮官兵们搬运物资。这一帮就是20多年,直到2005年哨所通车。

  2004年7月,边防连要在阿克阔勒特克夏牧场征集一块草场,设立执勤哨卡。齐巴尔镇召开大会,动员牧民给部队让出一块营地,黑努尔别克主动站起来:“我家的草场地势平坦,距离界碑近,就在我家的草场上建吧,需要多大面积都行,我全力支持!”

  事后,边防连提出给黑努尔别克相应的草场补偿,被他谢绝。黑努尔别克说:“土地本来就是国家的,你们在这里守卫边境,保卫祖国,我怎么能伸手向国家要钱呢?”

  边防官兵刚进驻阿克阔勒特克夏牧场时,黑努尔别克又主动将毡房让给边防官兵当临时营房,他和家人住进了四面透风的帐篷。

  从那时起,黑努尔别克与一茬茬边防官兵结下了情浓于血的军民鱼水情。官兵去巡逻,他主动当向导,临走前叮嘱妻子做好饭菜,等官兵回来吃口热乎饭。每年“八一”建军节,他都要专门宰羊慰问官兵。他说:“这些孩子为了保家卫国,远离家乡和父母,我要尽自己所能,给他们父母般的关爱。”

  黑努尔别克的无私付出,使他与很多边防官兵结下了深厚的“父子情”,王鑫就是其中一位。2007年,刚满18岁的王鑫从陕西入伍来到新疆,被分配到白哈巴边防连,负责30多匹军马的日常管护和训练。

  管护和训练军马,首先要懂得马的习性,更要有精湛的骑术,可王鑫对马一无所知,一时间手足无措。得知情况的黑努尔别克手把手地给王鑫传授识马、驯马的技巧。一个月后,王鑫不仅熟练掌握了骑术、驯马技巧,还学会了钉马掌、套马等绝活。王鑫也因此在两年义务兵服役期满后被部队留下来,直到2019年光荣退伍。

  黑努尔别克的4个孙子也和边防官兵成了好朋友。每逢暑假,孩子们最喜欢去的地方就是阿克阔勒特克夏牧场,因为边防官兵会抽时间给他们辅导功课、带他们玩耍。每天清晨,黑努尔别克12岁的孙子努尔江·朱马别克都和边防官兵一起出早操,“我要好好锻炼身体,长大后参军,为祖国守边防!”听到孙子的话,黑努尔别克欣慰地笑了。



  ▲黑努尔别克的毡房里,由阿勒泰地区边防委员会颁发的两块牌匾格外醒目。


  ▲黑努尔别克和老伴翻看荣誉证书。


  风景优美的阿克阔勒特克夏牧场。



责任编辑 郑旭磊

标签:

最新更新

看新疆新闻,关注法制报微信

  • 分享到:

版权和免责申明

新疆法制报网制作的专题内容,所注“中国西部网讯”均为新疆法制报网独家版权所有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;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“新疆法制报网”并保留“新疆法制报网讯”电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