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首页 > > 综治 正文

贩毒者的“穷途末路”

分类:综治   来源:新疆法制报   作者:王晨 记者 张蕾 通讯员 帕尔哈提 王玮韩   发布时间:2018-06-13

A+  |  a

  “毁灭自己、祸及家庭、危害社会。”说起毒品的危害,乌鲁木齐市天山区人民检察院公诉科科长孙可可用三句话来概括。

  这些年,乌鲁木齐市检察机关办理了不少涉毒类案件,其中以贩毒案件居多,检察官们在办案中深刻体会到,贩毒是条不归路,只会给人生种下无尽的苦果。


  1事实:夫妻贩毒

  后果:均落法网、连累家人

  2017年10月1日晚,乌鲁木齐市天山区幸福花园小区某楼前警灯闪烁、救护车长鸣——先后有3人从6楼窗口坠落,一人逃跑、两人摔伤,这场闹剧的罪魁祸首是60公斤大麻。

  阿某和热某是夫妻,两人无业,都曾因贩卖毒品被刑事处罚过。2017年9月,曾与阿某有过“业务”往来的牛某打电话称,他在宁夏有60公斤大麻,问阿某要不要都“收”了。阿某和热某商量后,凑了7万余元钱,跟牛某约定一手交货一手付钱。

  案发当日一大早,牛某找人将大麻运到幸福花园小区门口,阿某付了钱后,骑着三轮车将货拉回了家。

  “别问是什么,只管搬上去。”阿某安排其妹妹和妹夫帮忙把货搬到六楼,又让热某买来黑色塑料袋及宽胶带,和朋友布某及热某三人一起将60公斤大麻分装成40多小包,每包1公斤到10公斤不等。

  当晚,社区民警入户走访,听到敲门声后,阿某担心其购买大麻的事情暴露,便一边拖延开门时间,一边让布某和热某将大麻分装包拆开倒进马桶里,没想到一包都没倒完马桶就堵了。

  这下阿某慌了神,他将剩余大麻从六楼窗户扔了出去,又将床单结成绳,顺着窗口往下滑。跳落到楼下后,阿某发现附近有不少民警值守,遂落荒逃跑。

  按照阿某的安排,其妹妹也拉着床单往下滑,因为没抓紧,掉落在三楼晒台上,导致背部骨折。热某刚爬出窗外,床单断了,她从六楼摔下,导致身体多处骨折。

  随后,警方将热某、布某及阿某的妹妹、妹夫抓获,现场收缴了剩余的大麻。因阿某的妹妹、妹夫对其购买大麻一事不知情,警方决定不追究其刑事责任。

  几天后,阿某在其另一住处被警方抓获。今年1月,阿某、热某及布某被警方移送至乌鲁木齐市天山区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。

  那么,三人涉嫌的罪名是非法持有毒品还是贩卖毒品罪?

  “所谓持有是指行为人对毒品事实上的支配和管领,主要表现为静态持有和动态持有,如在固定场所存储、随身携带等;而贩卖毒品是指明知是毒品而非法销售,或者以贩卖为目的非法收买毒品的行为。”孙可可介绍,阿某、热某和布某三人均涉嫌贩卖毒品罪。

  日前,乌市天山区检察院已将阿某、热某和布某起诉至法院。


  2事实:“以贩养吸”

  后果:身患重疾、难逃法网

  “因为吸毒,我患上了乙肝、丙肝和肺结核等疾病;因为吸毒,我几进戒毒所,最终还走上贩毒的不归路……”5月30日,面对乌鲁木齐市水磨沟区人民检察院检察官的讯问,李某对自己的贩毒事实供认不讳。

  5月7日17时许,李某接到毒友阿某的电话,称其要购买毒品,两人约定在乌市水磨沟区南湖附近见面。李某用事先准备好的四张彩票大小的纸片将毒品分装好。见面后,阿某因为钱不够,只要了三包毒品。

  两人正在交易时,被公安机关抓了现行。

  毒品对李某来说并不陌生。2002年他因吸毒被强制隔离戒毒两年,解除戒毒后,他曾发誓要远离毒品。然而,毒瘾易断,心瘾难戒。

  2005年,李某开始复吸,不间断地购买毒品导致其生活越来越拮据,没过多久,他就走上了“以贩养吸”的路,并在同年因贩卖毒品罪被判刑。

  2006年年底,李某刑满释放,继续和昔日毒友混在一起。几个月后,他再次因吸毒被强制隔离戒毒两年。

  2009年,回到家中的李某禁不住毒友的劝说再次吸毒。这一次,因为对自己的放任,李某患上多种传染疾病。得知自己因吸毒染病,李某恨透了毒品,他发誓再也不接触毒品,不与昔日毒友接触。

  从2010年起,李某多次到医院进行治疗,在医院结识了病友刘某。刘某经常在生活上照顾李某,李某慢慢建立起了对刘某的信任。

  2016年4月的一天,刘某约李某吃饭,饭后他拿出一小包毒品“请客”,李某再次落入毒品的深渊。随后,在刘某的介绍下,李某重操旧业继续“以贩养吸”。

  今年5月,警方以李某涉嫌贩卖毒品罪向水磨沟区检察院提请批准逮捕。

  目前,水磨沟区检察院以涉嫌贩卖毒品罪对李某依法批准逮捕。





责任编辑   艾轩

标签:

最新更新

看新疆新闻,关注法制报微信

  • 分享到:

版权和免责申明

新疆法制报网制作的专题内容,所注“中国西部网讯”均为新疆法制报网独家版权所有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;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“新疆法制报网”并保留“新疆法制报网讯”电头。